足球分析软件

|动态|一千零一夜
主页 > 一千零一夜 >
2011-11-16 作者:我爱讲故事
女王祖白绿和糖饭桌子的故事(10)
  

  拉施顿见祖白绿毫无惧色,竟敢同他针锋相对,一时恼羞成怒,暴跳如雷,喝令婢仆:“你们把她给我推翻在地,我要亲自收拾她。”

  奴仆们照着吩咐,一拥而上,推的推,拽的拽,终于把祖白绿推倒,强按在地上,压住她的手脚。拉施顿拿起手仗,狠命地鞭挞着她。手杖雨点般落在祖白绿身上,打得她身上沁出一片片血斑。无论她怎样哀哭求救,可一直没人伸出援救之手。她呻吟着,心中默想着:“安拉一定会为我主持公道的,这就够了。”她把安拉看作唯一的希望。

  她呻吟着,终于支持不住,昏厥过去。

  拉施顿见祖白绿被折磨得死去活来,已经失去人形,这才觉得心满意足,感到无快慰,于是喝令婢仆们:“你们把她拖到厨房去,锁起来,不许给她吃的。”

  拉施顿说完,自己甚为得意,舒舒服服地睡了一觉。

  第二天一大早,他又心血来潮,命令婢仆们把祖白绿从厨房中拖到自己面前,又一次鞭挞、折磨她。直打得她遍体鳞伤,这才吩咐婢仆们把她拖返厨房,监管起来。ZLB被拉施顿折磨得奄奄一息,浑身疼痛难忍,只能蜷缩在厨房的角落里。

  她呻吟着,喃喃自语地说道:“我坚信安拉是唯一的主宰,穆罕默德是他的使徒。有安拉在,这一切一定会过去。安拉会保佑我!这是最可靠的了。”


  阿里·萨解救祖白绿


  阿里·萨吃了麻醉药,立刻失去知觉,像木头一样倒在地上,头昏脑胀地躺了一夜。直到第二天,药力逐渐失效之后,他才朦朦胧胧醒来,睁眼便喊道:“祖白绿!”却不见有人答应。

  他匆匆忙忙奔到屋里,只见屋内静悄悄地毫无人声,祖白绿踪影全无。他认真回想了一番,这才恍然大悟:一定是那个基督教徒从中捣鬼,才会出这样的事。他明白自己上当了,气得咬牙切齿,凄哀地哭道:

  “一

  爱情已如飞烟荡然无存,

  我的心如离群的孤雁彷徨不定。

  我正遭受命运无情的践踏,

  多么需要爱人的抚慰、怜惜。

  我的际遇如同狭路逢仇敌,

  他正待机而发欲致我于死地。

  谁料我的弓弦戛然而断,

  怎能与敌人较高低?

  岁月漫长多变故,

  烦恼苦难无尽期,

  命运多乖难逃避,

  何处是我栖身地。

  我与爱人誓言已定,

  白头到老,永不分离,

  可叹命运把我捉弄,

  犹如盲人难见前景。

  二

  她的帐篷仍在沙地,

  只剩一个可怜人望着她的遗迹悲哀、叹惜。

  临行她频频回首眺望旧地,

  眼看着东倒西歪的断垣残壁伤心。

  她驻足探听个中原因,

  山中的回声答复她的问题:

  ‘相逢聚首的日子一去不复返矣!’

  犹似划破天际的一道闪电,

  转瞬便消逝得杳无踪影,

  谁也没告诉她重逢的消息。”

  阿里·萨悔恨不已,只怪自己太粗心大意,不把祖白绿的嘱咐当回事。可是后悔也是没有用的,于是越哭越难过,越想越着急,气得捶胸顿足。迷迷糊糊中,他每只手攥着一个石头,不住地捶打自己的胸膛,呼唤着祖白绿的名字,一刻不停地在城中四处寻觅,惹得孩子们成群结队地跟在他身后,边跑边嚷:“疯子!疯子!”认识他的人见他这副模样,都很诧异,都为他伤心落泪,叹息道:

  “这是阿里·萨呀!唉!怎么他一下子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了?”



相关内容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