足球分析软件

|动态|一千零一夜
主页 > 一千零一夜 >
2011-11-16 作者:我爱讲故事
女王祖白绿和糖饭桌子的故事(8)
  

  “门帘卖了没有?”

  “卖了。”阿里·萨简单地回答一句。

  “是卖给商人了呢,还是卖给过路人的?我想要问个清楚,因为我有点惴惴不安,突然之间心绪不宁,好像有离散的兆头出现。”

  “我从来都不和过路人来往,自然把门帘卖给生意人了。”

  “你可别瞒我,这样我才有防备。我问你,你把这杯水端到哪儿去,做什么用?”

  “中间人渴了,是拿去给他喝的。”

  “完了完了,只求伟大的安拉拯救你我了!”祖白绿长叹一声,凄然吟道:

  “就要远走高飞,

  请你慢些走,

  不可过于性急,

  别叫爱人的拥抱把你诱惑、欺骗。

  理智是你的盟友,

  万万不可感情用事,

  因为命运常常无端弄人,

  须知聚合之后离散便紧随着开始。”

  祖白绿的恐惧和叹息,一点没让阿里·萨有所警惕,他一心一意地端着水往外走。见那个基督教徒已经走进前院,他很反感,骂道:“你来这儿干吗?狗东西!你怎么可以不请自来,随随便便地擅闯我的家呢?”

  “你别动怒,少爷。我觉得在哪儿都一样。门前也好,门堂口也好,没什么分别。你放心,我不会再向前多走一步了。你修善积德,对你慈善、慷慨的善行,我感激不尽。”基督教徒一面花言巧语地支吾着,一面接过阿里·萨手中的杯子,喝得一滴不剩,然后把杯子还给了阿里·萨。

  阿里·萨拿着杯子,等他出去,但他仍死皮赖脸地不肯离开,气得阿里·萨铁青着脸赶逐他:“你干吗还不走?快起来,去你的吧。”

  “少爷,我虽然喝了你的凉水,但我还希望你给我一点东西充饥。随便什么,哪怕是一点残葱碎饼,也可以解我的燃眉之急啊。你既然已帮了我第一次,索性再帮我一下,请不要过份计较得失,沽名钓誉。诗人曾这样评价:

  可叹那些真正的良善之辈已不可寻觅,

  若你诉苦于他们跟前,

  他们真称得上慷慨大度,仗义疏财。

  可叹世间虚情假意之流泛滥,

  当人们诉苦于他们,

  却连凉水也不能讨到。”

  “别再另外噜嗦了!我家里没你要吃的,滚吧。”阿里·萨断然拒绝。

  “少爷,如果你家里没有现成的东西,劳你用我这一百金去市中买些来吃吧。哪怕是一个麦饼,我也就感激不尽了。我们还能有一餐之交呢。我现在饿得很,急需一点东西来充饥救命,即使只是一根葱一个饼,也可以满足我啊。总之,凡是可以充饥的东西,此时对我而言,都胜过了山珍海味。诗人说得好:

  即使干饼凉水已能充饥糊口,

  何必寻寻觅觅度日如年?

  无论是帝王将相,抑或贫贱百姓,

  死神永远是一视同仁,绝无偏心。”

  阿里·萨听了基督教徒似是而非的话,竟回不过神来,心想:“这个基督教徒八成是疯了。不过倒可以用他的一百金,随便买点什么便宜货来敷衍他,顺便也拿他打趣罢。”主意已定,便爽快地表示乐意为对方做此事,说道:

  “既然这样,你先在这儿等一会儿。我锁好门,就去市场给你买东西吧。”

  “好的,我等你就是。”基督教徒满心欢喜。

  阿里·萨把屋门用挂锁锁好了,带着钥匙,到集市上去买了乳酪、蜂蜜、香蕉和面饼之类的东西拿回来,都递给那个基督教徒,给他充饥,满足他的愿望。



相关内容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