足球分析软件

|动态|童话作文
主页 > 童话作文 >
2013-05-04 作者:秩名
天衣上的眼睛(3)
  


    虽然耳朵没有与“感应天衣”绑定,但借由口形,猴小九可以知道鼠第一正嬉皮笑脸地说:“八妹,好久不见啦。”
    羊八妹的表情却十分严肃:“大哥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
    织女是羊八妹的老师,她跟猴小九说过的话,当然也跟羊八妹说过。当时就让羊八妹又羞又愧:大哥竟然偷到了老师的头上,这太让她尴尬了。
    但羊八妹多少还是尊重鼠第一的,她先委婉地问:“大哥最近收获不错?”
    “啊,是不错的。”鼠第一得意地承认。前阵子他到东海龙宫去了,费了好大力气,终于成功从老龙王的宝库里偷得数粒夜明珠。
    “可是大哥,您的下手对象有时候是我们的朋友、同事……这让我们很为难。”羊八妹说。
    鼠第一想了想,好像是这么回事。四大金刚之一的魔礼海与鸡十娘是同一个乐队的,他偷过魔礼海的琴弦;猪八戒是猪十二的远房亲戚,他偷过猪八戒的耙齿……
    “大哥何不把偷得的东西再送还回去?”羊八妹提议。
    “不成,那些都是我的战利品。”鼠第一大摇其头,“况且愿赌服输。他们技不如人,就该付出代价。这可是玉帝也同意的游戏规则呀。”
    “这么说,您是不愿意把织女老师的衣裳还给她啦?”羊八妹一跺脚。
    “织女的衣裳?”鼠第一这才想起他还向织女下过战帖,“我还没偷呢。”
    “您胡说!织女老师刚织成的衣裳便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了,除了您,谁有那样的兴趣与本事?”
    鼠第一觉得有道理:“对。除了我,谁有那本事?”
    “您知道就好!您做错事又不愿补偿……根本就不关心我们!”
    “这话从何说起?”鼠第一愣了。
    “比如说九弟,他受伤了,您知道吗?”
    猴小九没想到他们居然提到自己了,他连忙专注地看着事情的发展。
    鼠第一果然惊讶:“真的?啥时候?为什么?……”听羊八妹说过原因后,“我得去看看他。”
    “别去了。他需要休息。您要真关心他,就该先做一个能让他自豪的大哥!”看来羊八妹是真生气了,她丢下这句重话,扬长而去,将鼠第一晾在原地。
    猴小九在晾衣架上居高临下地看着鼠第一,他都有点儿同情这位大哥了。
    他看到鼠第一原地散起了步,心事重重的样子。片刻,他悄无声息地离开了生肖府,又不知要上哪儿去。
    猴小九真着急,他恨不能跟上去看看——但这会儿,他的身子还在房间里,只有视线在外头呀。这时突然来了一阵风。那风像是有手一样,将天衣从衣架上吹起,飘飘悠悠,向着生肖府外飞去——
    天衣很快追上了鼠第一,猴小九发现,大哥的前进方向是织女所住的经纬阁。
    风恰好停了。天衣不偏不倚地落在鼠第一面前。“谁家的衣服?”鼠第一随手捡起来,“夜里有点儿凉,正好帮我挡挡风。”说着,鼠第一念了句口诀,衣服立刻干了,自动披到了他的身上。
    猴小九松了口气,他本来还担心鼠第一会将天衣丢掉呢。这下好了,他的视觉等于跟大哥同步啦,大哥看到啥,他就能看到啥。



相关内容
网站地图